平安彩票秒速时时彩
今天是:
返回頂部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黨校論壇 >

尤初:“營造漁場”——涼山州電商扶貧初探

發布時間:2016-05-09 17:01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點擊數:

 

電商扶貧包括農村電子商務扶貧與農村互聯網金融扶貧,即將互聯網時代日益主流化的電子商務和互聯網金融納入扶貧開發工作體系,創新扶貧開發方式,改進扶貧開發績效的理念與實踐。救濟式扶貧是“授人以魚”,傳統開發式扶貧是“授人以漁”,電商扶貧則是“營造漁場”。電商扶貧最大的不同在于賦予農民前所未有的對接市場的能力,其本質是通過對接廣域市場來克服本地市場的制約,它為推動扶貧攻堅工作提供了廣闊平臺。

一、研究成果的推出是涼山大力實施電商扶貧的理論依據

盡管電商扶貧是新生事物,近年來,國家商務部研究院信用與電子商務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阿里研究院等機構,從不同角度對電商扶貧做了一些研究,積累了一定的研究成果,為涼山推動電商扶貧提供了理論依據。

一是電子商務不僅能夠提高貧困地區商品流通效率,還能優化農業產業鏈。麥肯錫全球研究院(2013)的研究得出結論,“線下商業基礎設施發展越是滯后的欠發達地區,電子商務激發新市場需求的作用越突出”,貧困地區發展電子商務能夠大幅提升商品流通效率。李國英(2015)認為通過互聯網與農業的融合發展,農業互聯網平臺發展成為產業鏈的核心,融通整個產業鏈的貨物流、資金流和信息流,形成新的產業生態圈。

二是電子商務具有賦能效果,能拓寬貧困人群的脫貧致富渠道。洪勇(2016)認為電子商務能擴大農村創業與就業機會、推動農村地區就地城鎮化,是精準扶貧的有效方法。汪向東和王昕天(2015)認為電商扶貧主要有三種方式:一是直接到戶:貧困戶直接以電子商務交易實現增收;二是參與產業鏈:貧困戶參與面向電子商務的產業鏈,實現完全或不完全就業;三是分享溢出效應:電子商務在地域內形成良性的市場生態,貧困戶從中分享發展成果。

三是電子商務能打通資金進入農業的新渠道,解決農村金融排斥問題。馬九杰和吳本健(2014)認為,發展無分支網點銀行業務可以解決農村的金融排斥問題,即利用信息通訊技術克服金融服務的空間障礙。朱迎等人(2014)認為網絡銀行、移動支付等服務有助于提高農戶基本金融服務的可獲得性;P2P貸款、眾籌融資等互聯網信貸服務提高農戶融資可獲得性。另外,互聯網金融有助于完善金融產品信息網絡、農戶征信系統等農村金融基礎設施。

四是電子商務能大力提升減貧效果。阿里研究院發布的《電商消貧報告(2015)》顯示,2014年阿里平臺幫助貧困地區節支近200億元,幫助貧困地區增收近120億元,幫助貧困縣約2萬名經營者提供貸款30億元。2015年,電子商務被納入扶貧開發體系,電商扶貧成為國家精準扶貧十大工程之一。地處秦巴山集中連片特困區的甘肅省隴南市,是國家首批電商扶貧試點市,電商扶貧成為該市扶貧新利器。全市開辦網店8674家,其中450個貧困村開辦網店735家,帶動貧困戶96897人,64萬貧困人口因電商人均增收430元。

二、基本問題的凸顯是涼山大力實施電商扶貧的必然要求

貧困地區、貧困人口的真正貧困是創造財富能力和機會的貧困,比如:信息不對稱、產業不完善、資金不到位等等,這些問題的存在要求涼山大力推動電商扶貧。

一是降低貧困地區商品進出農村成本需要推動電商扶貧。貧困地區的工業品分銷體系和農產品銷售體系不健全,導致商品進出農村的成本奇高,電子商務能夠降低商品的流通成本,提升特色農產品的溢價能力。貧困地區農業具有產業鏈落后、信息嚴重不對稱、交易成本高等特點,被互聯網改造的空間巨大。

二是實現貧困地區與廣域市場的連接需要推動電商扶貧。貧困地區不能融入社會化分工體系,與廣域市場處于隔絕半隔絕狀態,是致貧的重要原因。互聯網對貧困農村具有賦能效果,電子商務高效將貧困地區的優質資源與外部市場對接,提升貧困人口創造財富的能力。

三是解決貧困地區金融排斥問題需要推動電商扶貧。因為農村金融機構面向分散、弱小的主體提供服務,較高的交易成本抑制金融機構提供服務的積極性,進而產生農村的金融排斥效應。農村互聯網金融一方面解決了金融服務的空間障礙問題,另一方面解決了金融長尾市場的交易成本高問題,其在農村的發展潛力巨大。

   
 

三、現實條件的支撐是涼山實施電商扶貧的的重要基礎

涼山立足自身區位特征、資源稟賦、基礎設施、產業條件、商業環境等方面的特征和優勢,將電商扶貧作為精準扶貧的重要舉措加以推動,為扶貧攻堅工作拓展了領域、打造了平臺。

一是先進經驗是涼山實施電商扶貧的有力借鑒。不同地區的電商扶貧戰略定位和發展模式各不相同,全國沒有同一的電商扶貧模式。從電商戰略定位看,浙江遂昌和甘肅隴南是典型的“本地特色農林產品+電子商務”模式,通過電子商務拉動本地農業發展;江蘇徐州市沙集鎮以“加工廠+農民網商”模式走出“無中生有”之路,電子商務催生了家具產業鏈,帶動鹽堿地貧困農民就地脫貧致富;“中國羊絨之都”河北清河則走了“專業市場+電子商務”的模式,依托其雄厚的羊絨產業基礎,實現線上線下兩個市場互補發展;陜西武功則通過“集散地+電子商務”實現了“買西北,賣全國”,充分利用當地交通樞紐和物資集散地的優勢,成為網上“西貨東進集散地”。從發展模式看,遂昌以“遂昌網商協會”為核心,甘肅隴南和河北清河則由政府主導,沙集鎮由草根電商帶動,陜西武功則通過電商產業園吸引40多家外地知名電商企業入駐發展。這些經驗都可以為涼山電商扶貧的有效推動提供有力的借鑒。

二是現有平臺是涼山實施電商扶貧的有力支撐。近年來,電子商務保持高速增長,交易額從2012年的3000多萬元跨越性增長到2015年的38.69億元。目前,已建成大涼山電子商務產業園區、淘寶特色中國涼山館、川渝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感知集團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四大電商平臺。布拖縣已成功申報為國家電商扶貧試點縣,鹽源縣已成功申報國家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縣,西昌、會理、德昌、冕寧、雷波五縣市啟動實施州級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試點工作。涼山已將電商扶貧作為精準扶貧的重要措施,“十三五”期間,將傾力構建電商扶貧體系,推動電商扶貧深度融入產業扶貧,力爭到2020年帶動10萬建卡貧困戶精準脫貧。

三是評估效益是涼山實施電商扶貧的重大動力。阿瑪蒂亞森認為貧困的真正含義是貧困人口創造收入能力和機會的貧困。2015年,四川省扶貧和移民工作局對大小涼山彝區致貧原因進行摸底,發現缺資金和缺技術是最主要致貧原因,分別占到52%14%。缺資金、缺技術是表象,根本原因是涼山地區貧困人口融入現代市場體系的能力和機會的缺失。電商扶貧能夠提高貧困地區“工業品進村,農產品出村”效率。涼山州的農村電商、農資電商、農產品電商應該同步推進,依靠農村電商提升農民生活質量,依靠農資電商降低農民生產成本,依靠農產品電商增加農民收入。電商扶貧能夠推動貧困地區產業的提質升級。通過電子商務打破涼山州與大城市的時空阻隔,融通城市與貧困農村之間的貨物流、資金流和信息流,形成全新產業生態圈。電商扶貧能夠拓寬貧困人口脫貧致富渠道。通過建設電子商務產業園區、引入電子商務企業、培育本土電商企業、培養本土電商人才等手段,為貧困地區創造就業,使得貧困人口分享電商紅利。

收藏 打印文章
平安彩票秒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