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彩票秒速时时彩
今天是:
返回頂部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黨校論壇 >

李連秀:涼山彝族現行“喪葬”習俗調查與分析

發布時間:2015-12-15 10:21 來源:未知 作者:中共涼山州委黨校 點擊數:

  

改革開放以來,涼山各族人民團結奮進,迎難而上,苦干實干,貧困落后的面貌得到了較大改觀。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以來,結合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的實施,涼山各族人民根據自身的實際,創造性地發明并轟轟烈烈地開展了以形象扶貧、移民扶貧等為代表的扶貧工程,反貧困工作取得了顯著成效,有力地促進了涼山經濟社會的全面發展。成為涼山歷史上劃時代的社會變革。

然而,從奴隸社會“一步跨千年”進入社會主義社會的涼山,由于受歷史、自然、社會等因素制約,還有11個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集中連片的貧困地區達4萬多平方公里,占幅員面積的67%。仍屬典型的集中連片特殊類型貧困地區。貧困人口絕對數大、范圍廣、程度深,貧困區域高度集中在一個民族的現象在全國都是少有的。因此涼山貧困人口多、貧困面積大、貧困程度深是本地區貧困問題的基本特點。按照原來的扶貧標準測算,涼山州有貧困人口52.9萬人。如按照新的扶貧標準(人均純收入1196元)測算,涼山州尚有貧困人口121.5萬人,因此,為了實現全面小康,涼山州必須首先完成反貧困的艱巨任務。涼山貧困問題的表現是諸多方面的因素,其中最典型的一個方面生活習俗“喪葬”儀式習俗的消費觀念與當今社會的發展極不協調。

長期以來,涼山彝族地區的很多群眾一直延續著從奴隸社會遺留下來的陳規陋俗,“厚葬薄養”在辦喪事方面時至今日,卻還演繹著一種麻木之風,一定程度上束縛著人們的手腳。這種畸形的喪葬消費觀念,已經積淀成一種可怕的習俗,像不散的陰影,困繞著人們的心靈、制約了經濟社會的整體發展。要改變狀況,必然進行深入調查研究,查找出存在的問題及產生問題的原因

一、涼山彝族“喪葬”的活動的基本情況

祖先崇拜是母系氏族時代產生的一種原始宗教形式。其崇拜對象起初是母系氏族已故長老的靈魂,繼而是父系家長的亡靈。根據彝文古籍《勒俄特依·施爾俄特時代》的記載,涼山彝族祖先崇拜產生于母系氏族社會向父系氏族社會過渡時期。其產生的直接原因是人們試圖依賴祖先的靈魂保佑自身生命的需要。對祖先亡靈的崇拜,是其重要的核心內容。畢摩認為人有三個靈魂,人死后其中有一個靈魂由畢摩念《指路經》進人“石姆恩哈”(陰界):一個與其遺骨埋于墳場;另一個則被招附于“馬都”(靈牌)而由子孫供奉。到一定時候,由其子女舉行超度儀式送往祖界。圍繞著這三魂觀念,產生了一整套喪葬禮儀。喪葬禮儀包括兩個重要的內容,一是對死者尸體的處置(從死者斷氣到火化這一過程的各種禮儀);二是對死者靈魂的關照(包括對死者亡靈舉行“安靈”和“送靈”儀式)。彝族人認為死者的靈魂到“石姆恩哈”還要繼續生活,他們也象活人一樣會吃會喝,會生產和放牧。于是就出現了給死者獻牲祭祀儀式,彝語叫“格木古爾”,獻牲祭祀儀式是子女對逝去父母履行的一種感恩儀式。其用意是讓死者的靈魂得到牲魂,好在陰間蓄養牲畜,過著富裕生活,就不會作祟子孫,反而能夠蔭護著子孫的命運,決定著后代的繁衍昌盛。在這種信念的作用下,人們自覺不自覺地產生了這樣一種思想,給死者亡靈祭獻得越多,得到的恩賜就越大,于是就萌發了所云的:“葬是孝、厚葬是大孝”的喪葬觀念。為了安慰祖魂,也為了安慰自己,彝族的喪葬規模越來越大,形式也越來越隆重。但凡人只要相信有祖界中亡靈的永恒存在,這種喪葬禮儀便不會消失,因為它不僅為了死者,更多的是為了操辦喪事的生者。 
   
這種以祖先崇拜為載體,大操大辦父母喪事為內容的“厚葬”習俗在彝族人們的生產活動、社會生活、思維和藝術等不同領域曾產生過巨大的消極影響。
   
二、涼山彝族“喪葬”活動存在的問題

(一)      產生“厚葬”習俗的歷史由來

祖先崇拜者認為父母的喪葬內容,除根據一整套喪葬禮儀將父母的尸體進行處置外,還包括對死者靈魂的有效處理,即超度父母的亡靈,分“馬都果”和“馬都比”兩個過程(漢意即“安靈”和“送靈”儀式)。把父母的喪事辦得隆重體面一些,一方面告慰父母的在天之靈,讓它護佑后世子孫興旺發達;另一方面,讓兒女在其所生活的社區內光宗耀祖,聲名遠揚。這就是彝族諺語所說的“兒孫有見識,為父母理后事”,“父欠子債是娶妻安家,子欠父債是安葬送靈”,“媽媽只死一次,眼淚只流一回”,“彝人有錢就錯比(意即送靈、安靈),漢人有錢建房”。這種崇祖意識作用下的厚葬之風由來已久,淵源流長。據涼山彝文文獻《古候.略夫》記載,古代有位叫蘇貼阿約的彝族孤兒無錢制作和超度父母的亡靈,于是就把自己賣了,換錢來買牲畜,制作"靈牌",超度父母。因而受到彝族人民的尊敬,并將其載入了史冊。由此可知,彝族社會對父母喪事的重視達到了何等程度。李京《云南志略》載:“彝族”祭祀時親戚必至,宰殺牛羊動以千數,少者不下數百。"彝文文獻《作祭經》有:“大祭”:椎牛如蟻堆,椎羊如白綢,椎豬如黑魚"的記載,這是對當時厚葬之風的真實寫照。 
   
在彝族歷史上,大辦父母喪事,不僅可以體現子孫后代的一片"孝心",還可以大大提高操辦喪事者的社會地位。據傳說,居住在金陽縣和布拖縣交界對坪一帶的黑彝比布家曾有叫洪鐵、瓦鐵的兩弟兄,由于在他們父母去世辦喪時,前后獻牲達一百多頭牛,還有數百只羊和豬,由此而名聲大振,成為比布家族中最顯赫的一支,許多黑彝家支紛紛與之聯姻。這就是彝諺所講的:“所有比布家族中,洪鐵、瓦鐵數第一”。另據《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社會調查綜合報告》上記載:住在昭覺城南鄉一帶的黑彝八且家傳至爾圖烏沙時作帛成立吉豪支,一次就打牛一百多頭。八且烏一子死時,他的子孫也打了一百多頭牛來祭他。
   
通過以上對涼山彝族歷史上厚葬習俗的考察,我們不難理解,千百年來,涼山彝族社會經濟發展如此緩慢的癥結所在。這種極度重視祖先崇拜,虔誠關懷祖先亡靈,崇尚厚葬風氣的彝族傳統,在殯葬過程中消耗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為逝者超量的支出嚴重影響了家屬(子女)的生產、生活,使促進生產力的發展、提高人民群眾物質生活水平成為一種神話。人們總是把極其有限的物質生活資料超前地揮霍于現實社會無法捉摸的虛幻的神靈世界。于是,兒子、孫子,心甘情愿地負債,一代又一代,死人為活人無休止地高筑債臺。這種畸形的喪葬消費觀念,千百年來積淀成一種可怕的習俗,象不散的陰影,困繞著人們的心靈,阻礙著彝區經濟的發展。至今,大操大辦父母喪事之風,在涼山各地有增無減,愈演愈烈,成為當代涼山仁人智士必須面對和思索的一大社會問題。

(二)“大辦父母喪事”對目前涼山社會發展的消極影響

如果說以祖先崇拜為導向而產生的厚葬習俗,在原初辦喪者更多關心的是祖靈對后世的蔭護、賜福的一種虔誠的宗教情感,那么現仍在推崇厚葬習俗的人們更為關切的問題則是現實社會中人們對他們的如何評價。彝族人認為,作為兒女厚葬與超度故去的父母,是重孝、賢能的標志,所以誰也不愿落得不孝和無能的名聲。因而,不少沽名釣譽的人,為了贏得這一名聲,無論父母在世時如何不孝,也要在父母死時,大辦喪事,得到這么一個美名。而且,一旦辦了喪事,一切不孝的罪名,也會被洗刷掉了許多。在這種觀念的影響下,每個家庭辦理喪事都是一次沉重的經濟負擔,超過了自己所能承受的能力。有的甚至幾代人也無法還清父母喪禮的債務。于是,富人牽扯著窮人,背負祖靈,祈禱無望,富的變窮,窮的更窮,無休止地惡性循環。并且,由此而引發了許多令人深思的社會問題。 
    1
、兄弟不睦,姊妹成仇 
   為父母辦喪,本來的目的是祈求祖靈的護佑,希望弟兄姊妹團結和睦、興旺發達。但由于弟兄和姊妹之問各自為家后,難免會貧富不一。在辦喪時,富者出資多,面子大;窮者則無臉面恐被他人背后說三道四,也與富者硬比高低,以爭雌雄。于是弟兄姊妹之間無形中產生了隔閡,甚至反目成仇。諸如此類例子很多。 
   A
20087月,布拖縣西溪河鎮村民尼波某某的父親去世時,商定弟兄姊妹共出10條牛,然后進行平攤。妹夫馬海某某由于出不起牛的錢,當場被舅子奚落辱罵。第二天,回到村里,覺得無臉見人,扔下妻兒服毒身亡。馬海家支出動數百人前去索要人命金。親家變成了冤家。 

B、金陽縣南瓦鄉三村村民沙瑪某某,有兩個女兒工作。長女嫁給一中學校長的兒子為妻,小女嫁予某縣一副縣長為妻。在沙瑪某某去世時,小女家牽了3頭牛,出動二十多部轎車和一百多人前來奔喪。由此而名聲大振,鄰里親屬贊嘆不已。而長女家僅出了一頭牛,沒打槍,也無轎車,由此而受到沙瑪家族人的奚落謾罵而無地自容。這位中學校長為替兒子報這“一箭之仇”,后在沙瑪某某的妻子去世時,先讓兒媳穩住其妹,商定好一家只出一頭牛。然后給幾個侄子各攤派一頭牛,出其不意地出了五頭牛,集結五百族人,浩浩蕩蕩,真是好不壯觀。捧回了昔日失去的面子。然而,妹妹認為姐姐欺騙了她,違背了先約。從此,姐妹兩家一刀兩斷,互不往來。 
   2
、大量宰食耕牛,嚴重破壞了農耕生產 
   
彝族諺語講:“農業不景氣,只因無耕牛”;“養對好耕牛.耕牛不是畜,耕牛是糧食”。至今,仍與機械化無緣的彝族山區.農業生產很大程度上依賴于牛的耕種,年邁體弱的家庭更是如此。而目前為老人辦喪,大量宰食耕牛,嚴重破壞了農耕生產。極大地影響了山區彝族家庭的農業收入。據調查,雷波縣卡哈洛區元寶山鄉打古村,2008年,辦老人喪事6起,宰食耕牛30多頭,從而使2009年的春耕生產受到了很大影響,遲緩一個月完成;又由于缺乏精耕細作,全村該年度糧食總產量比往年減產130000斤左右。 
    3
、脫貧又返貧的現象極為嚴重 
    擺脫貧困和戰勝饑餓都是人類生存的最基本的需要。涼山州17個縣市,有10個縣被國務院指定為國家級貧困縣,人口724萬人。占全州總人口的50%。貧困程度深,而且面積之大是全國最為典型的。然而,這些貧困山區的彝族群眾大都缺乏反貧困斗爭的勇氣、力量和信心,總是幻想借助“祖靈”這種超自然的力量來幫助自己驅逐貧困,可結果總是悲慘的。近幾年來,州委州政府積極響應黨中央和國務院的號召,在全州貧困地區全面推行“形象扶貧”工程,列出一百個貧困鄉作為重點扶貧鄉。決心大,收效也較快。不少群眾在政府扶持和自己的努力下,擺脫了貧困,走上了致富之路。但千百年來形成的傳統喪葬陋習一時難以在他們的頭腦中徹底消除。遇上父母喪事,又得大操大辦。把幾年來辛辛苦苦積攢下來的那點積蓄傾注一空,甚至賒酒借牛,高筑債臺,重新又走向貧困的深淵。 
    A
、喜德縣米市村民阿格某某,是村里少有的萬元戶之  。平時做點農產品生意,一個月下來至少平均能賺五百來塊錢的利潤,一年大概有6000多元錢的收入。20106月,在其父去世時,為了顯示萬元戶的威風,殺了10多頭牛,幾十只豬和羊。舉行選美儀式時,結果欠下了二萬多元錢的債務。萬元戶變成了貧困戶。 
    B
、越西縣普雄竹阿覺一村村民吉木某某,60年代末70年代初完小畢業,是村里少有的“文化人”之一。州上幫鄉扶貧工作隊選中他家作為“形象扶貧”示范戶。幫助他們家修了豬圈、廁所,開了亮窗,還承包了一個果園,年收入不下10000元。眼看就要奔上了小康。可天有不測風云,20115月,其年邁的慈母溘然長逝。在族人和親戚的慫恿下,竟殺了8多頭牛和幾十只豬和羊,顯示了幾天的威風,結果也欠了兩萬多元的債務,成了新的貧困戶。 
   
改革開放幾十年以來,涼山彝族地區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生產發展、社會穩定,人民群眾的生活水平逐步得到提高。但是由于受傳統消費觀念的消極影響,他們不是把增加的收人投資于擴大再生產,以圖更新,求得發展,而是用于厚葬死去的父母。博得世人的“好評”。每遇一起老人喪事,往往耗資達上萬元以上,平時飼養的豬、牛、羊和多年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那點積蓄往往拋擲一時,甚至負債累累。數代人也無法償清一次喪葬的債務。這種畸形的喪葬消費觀念,與彝區經濟發展、社會進步事業之間的矛盾日益突出。成為涼山貧困地區經濟發展的一種制約因素,必須進行有效的改革,使之適應當代涼山社會發展的需要。
彝區健康文明新生活運動真的有如灑春風之感,因為它符合全州人民之根本利益。

三、改進涼山彝族“喪葬”活動的對策和建議

(一)加大扶貧攻堅力度,大力發展彝區社會生產力 
    涼山彝族社會脫胎于極端落后的奴隸制社會,生產力水平十分低下。農業基礎差、底子薄,人民群眾長期處于貧困狀態。所以,只有加大扶貧攻堅力度,大力發展社會生產力,努力提高人民群眾的物質文化生活水平,才能從根本上消除這種畸形消費觀念賴以生存的社會基礎。 

(二)“厲行節約、反對浪費”把“厚葬薄養”轉變成“厚養薄葬”

貫徹落實黨的十八大精神、關于厲行節約、反對浪費的重要批示之際,為大力弘揚勤儉節約、新事新辦的良好風尚,有效遏制大操大辦、鋪張浪費的不良風氣,在全州深入開展崇尚勤儉節約反對大操大辦的移風易俗活動:

一是干部帶頭,做好表率。從自身做起,從簡喪事。特別是領導干部要帶頭抵制講排場、比闊氣、大操大辦等不良習氣,在個人和親屬喪事上必須從簡“從簡喪葬”場面,自覺做移風易俗、勤儉節約、文明辦事的表率。

二是及時引導,實行問責制。各鄉鎮、村、組應建立健全喪事理事會和監事會組織,正確引導群眾文明、節儉辦事,做到事前介入、事中參與、事后監督。各部門也要成立干部職工喪事宜監管機構,嚴格按照誰主管、誰負責的原則和黨風廉政建設責任制的規定,對執行不力,把它納入責任制考核的重要內容。

()村組基層社會組織制定相應的村規民約規范引導村民移風移俗,形成健康的民風、習俗。

(四)通過法律制度的形式規范繁瑣的喪葬儀式 
     目前,彝區很多地方老人的喪事,由于停尸時間過長,獻牲程序繁多,而需要消耗很多人力和物力。必須對這些貧困地區進行立法,并通過法律的形式,對繁瑣的喪葬禮儀進行規范,使之適應社會主義發展的需要。明確規定,一般逝者宰食牲畜不能超出1條牛,3頭豬和羊,總共花費控制在一萬五以內為宜。并把此作為一種制度和一項考核基層干部政績的重要內容,層層落實,落實到鄉村干部的頭上。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的戰斗堡壘作用,為貫徹執行這一制度,提供有力的保障。 

()加強農村精神文明建設 
    精神文明建設可以為物質文明建設提供強大的精神動力,促進物質文明建設更快發展。所以,目前配合扶貧攻堅,提倡在鄉村貧困地區實施“文化扶貧工程”勢在必行。這些貧困山區,大都交通閉塞,信息落后,與城鎮聯系少。只有加強文化建設,加快電視,網絡,廣播圖書等建設步伐,為貧困山區營造一個良好的文化氛圍,豐富群眾的文化生活,開闊他們的視野。才能使他們逐步認識到這種厚葬習俗的危害性,并自覺樹立起健康、向上的消費觀念。 
   
總之,只有徹底改變貧困山區人民群眾傳統觀念中的不良因素,堅決杜絕這種厚葬風氣,才能塑造出一個又一個祥和、文明、富裕的彝區新農村,從而促進涼山彝族社會的穩定和繁榮。

 課題負責人: 李連秀;課題組成員:薛昌建、任雪麗、姚文蘭、胡 瀾

收藏 打印文章
平安彩票秒速时时彩